新闻
首页 >  新闻

锦浪王一鸣:梦想从电路板开始

更新时间:2016年05月03日

索比太阳能光伏网 2015年1月19日讯

在与王一鸣见面后,笔者用如下几个词概括这位锦浪新能源创始人兼总经理的特质:技术狂、海归、80后、思维行动迅捷却观念“保守”,有点固执。

他是80后创业的成功典范,专业技术出身的工科男,锦浪多年来在组串式逆变器厂家中销量一直排名前三,第一台40个可编程功率曲线点风力逆变器制造者,中国第一个在三相机上普及碳化硅二极管的企业。

为了抓住商机中断博士学业下海经商,在国内罕有的从电路板开始做质量控制,没做好测试之前推掉数倍于年销量的订单,坚持和重视可靠性的客户合作,到目前客户大多是各国排名前三的大公司。王一鸣敢想敢干,有情怀,也有点“轴”。


图片11.png

图1:锦浪新能源创始人兼总经理王一鸣


这十年里所做的艰难决定


锦浪即将在2015年迎来自己的十岁生日,这十年,王一鸣做了两个艰难的决定:辍学创业和放弃订单,此外一帆风顺,水到渠成。

王一鸣从来不是安分的人。从上海交大到英国读硕士博士不久就和同学创立了公司。“那时是在2003年,光伏行业还没有起来,我们的想法也很简单,学以致用,尝试把学到的东西进行商业化。”王一鸣说,“以后如何,没有想过。”

“艰难的决定”这个词在“3Q大战”后被用滥了,但对于2005年的王一鸣来说,确实面临着人生最重要的一次选择:创业还是继续已经到了第三年的博士学业,以后去学校或者企业做个高级研究员?“我后来说服自己和家人的一个最重要的理由是,学习任何时候都可以,但商机差一两个月可能就没有了。”2005年?月,王一鸣回国创业,从事光伏、风力逆变器的研发制造。国家给了他应有的荣誉:国务院特聘专家,国家海外高层次引进人才“千人计划”,浙江省首批

“百人计划”,上海电力学院特聘教授,中科院宁波材料研究所特聘研究员,
王一鸣现在应该庆幸,十年前,他没有温和的踏上平坦的大路,而是怒吼着选择了窄门。但在当时,市场容量有限,同时充斥着欧美品牌,中国逆变器企业很难进入。

回想起这段痛苦的岁月,王一鸣将其归纳为“幸运。”“我们很幸运的在这个时间进入行业,王一鸣说,“任何一个企业在成立之初都会存在问题,我们也不例外,但这时投放到市场产品量很小,所以售后维护相对容易,也是因为这些磨合,才造就了锦浪如今的品质。”

09、10年市场井喷时,常常有客户拿着6000台、7000台的订单找到王一鸣,告诉他只要他们愿意做,订单就是他们的。“这一个订单是我们05、06年几年的销售量总和,说不动心是假的,但是我们产品内部测试不超过半年,不会推向市场。”王一鸣坦承当时内心的纠结,“但我们坚持认为,一个企业的产品检测不应该是在客户端,由客户进行的。我们比较保守,不激进。国内经常讲“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这实际是非常危险的现象,违背经济发展规律,对企业很危险。所以锦浪坚持只要一步步稳健发展,迟早会发展成非常大的企业。”

发展十年至今,锦浪一直很稳,光伏逆变器稳定出货量排在国内前三,分布式风力逆变器则一直和Power-one争夺全球市场老大位置,根据IHS近日发布的报告,锦浪的分布式风力发电逆变器出货量刚刚再次登顶。


图片12.png

图2:宁波最大的家居建材商场-宁波华生国际家居广场的800MW的项目


技术狂:梦想从电路板开始


谈到企业扩张,王一鸣还稍显腼腆:“做什么事情,拼尽全力刚好能够得到,不要好高骛远。”但后面一句马上暴露了他对技术的狂热:“但我们从来不做和别人一样的东西,太容易的我们不做。”

逆变器行业是理科男的天下,王一鸣则是理科男中的技术狂。锦浪虽然拒绝了商业订单,却抵挡不住科技的诱惑。锦浪是国内第一家批量应用“冷艳高贵”的碳化硅二极管的逆变器也是极少数从电路板开始自行加工的厂家。

“我们比其它厂家多了几道程序。”王一鸣说,“其它厂家大多都是从成品零部件开始,但我们从SMT贴片到波峰焊插件,一直到组装和测试都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里。”

“我们希望将每个步骤夯实,电路板是整个产业的核心步骤,核心技术、质量都集成在上面。”王一鸣说:“如果交给外面的厂家来做,我们检测合格确实也可以使用,但潜在问题和可靠性需要长期使用才会暴露,只靠检测没办法完全消除隐患。”他认为外协厂家的责任太小,而逆变器厂家则需要给客户保证5-10年的质保以及20年的使用寿命,外协厂感受不到这么重的担子。

为此,锦浪专门成立了元器件评估团队,研究元器件性能和购买渠道。“有时候元器件很紧张,之前通过其它渠道,有时候会买到山寨货,现在我们全部是原厂或者官方代理。”

与国内部分逆变器企业想着靠稍微降低些性能以降低成本相反,王一鸣每天想的是怎么把最好的零部件用到逆变器上。2013年,锦浪在国内最早使用了碳化硅技术,目前已经在商用的三相机上实现了全部应用。

得益于一批新技术的突破,锦浪今年推出的Solis-mini-2000成为了迄今为止全球商业化最轻的2kW并网逆变器 ,并被美国杂志Solar Power World评为全球100强光伏产品。

“成本是综合体。”在面对笔者质疑昂贵的碳化硅二极管会否带来成本上升时,王一鸣说:“碳化硅二极管增加成本,但效率提高,散热量降低,体积可以做得很小,综合考虑可以使总体成本最优。”

光伏和风力逆变器在很多方面技术想通,锦浪将很多风机的经验应用于光伏产品上。“风机更复杂,并网逆变器输入源变化非常快,响应速度要快,电压要更宽。我们的光伏逆变器延续了这些特色:启动电压非常宽,早上早发电,晚上晚停机,累积下来很可观。此外我们风机都是24小时运转,比光伏电站长得多,所以我们的产品寿命和可靠性根本不担心。”王一鸣说。

国外市场情况不尽相同,看品质、看品牌、看价格,各有特点,但锦浪坚持把复杂事情简单化:“我们坚持:品质和可靠性,价格要低,服务要好。把这四点转化为一个价值,就是品牌。”王一鸣告诉笔者,他相信只关注价格的市场是不成熟的表现,也是短期行为,而品牌在各个市场的内涵是一致的。

目前各国排名前三的系统集成商大多是锦浪的客户,有些已经合作超过8年的时间。锦浪的市场拓展略显“笨拙”:一遍又一遍的给客户讲如何保证逆变器的可靠性。王一鸣认为锦浪的客户是关注可靠性的优质企业,双方有共同的追求和理念。

“首先我们给任何一个客户都在讲,锦浪的可靠性是怎么做的,可靠性是第一位,放在性能和价格之前。第二、我们比较早的进入市场,很多大的客户可以接受新的企业,经过5-8年时间,他们对锦浪的品牌可靠性有切身体会。第三是如何服务好客户,我们在澳大利亚、英国、西班牙都有服务网点,客户打电话的很多时候很简单,如何安装、机器上面的英文什么意思,这些琐碎的事情处理不好,就会影响客户的体验。”

锦浪目前也在考虑下一步的扩张计划,原因在于王一鸣觉得时机已经成熟:“我们清醒的认识到资金链、管理、研发、市场营销和服务网络,哪一环不到位,都会造成企业’卡壳’,现在我们已经可以自信地说摸透了逆变器的每一个环节,可以迅速把格局做的很大。”所谓厚积薄发,不外如是。


图片13.png


劣质逆变器:没种还是无能?

影片《石破天惊》中有句经典台词:“很好,我们不是没种,而是无能。”那么那些问题频发的逆变器厂家,究竟要归到哪一类?
有客户曾经把王一鸣问得愣住:“你们生产逆变器出口欧美和销往国内的分线吗?”在这里“分线”指的是质量和零部件不同的生产方式。“我家自己安装我都是从生产线上随便拿一台。”王一鸣挺无奈。

“由奢入俭难。”王一鸣说,“光伏制造也是如此,锦浪从一开始就在一个比较高的起点跟欧美企业竞争。等到09、10年时,很多企业入行不需要这么高的门槛,有些甚至只懂些简单的组装,造成后面在海外市场出现很多大批量退换货的事情。那些存在质量问题的企业在行业爆发期可能是急功近利,但到现在这个市场阶段,我相信绝大多数逆变器厂家是希望做一些真正好的产品的。”但由于起步时基础没有打好,很多企业对于生产高质量的产品有心无力。

他认为国外企业之所以视质量为生命,是因为质量真的就是生命。“市场逼出来的严酷环境造就了欧美企业,相比中国其它行业,我们的组件、逆变器、多晶硅等光伏零部件和原材料是从一开始就跟着国外一路走下来的,甚至在很多方面走在前列,所以我们应该珍惜,相比那些没有能力做好产品的企业和行业,我认为锦浪是幸运的,光伏行业是幸运的。同时,虽然现在逆变器和组件仍然存在问题,但在全行业的平均水平上,仍然排名靠前。”王一鸣说。

在国际市场取得成功后,锦浪也想借着国内市场启动之际,在国内大展拳脚。但当王一鸣最好最差的准备时,却发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我们一直听说国内市场价格很重要,要陪客户喝酒,不用关心质量。”所以我们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但我们这一年接触下来,发现客户不是不看重质量和服务,是因为客户觉得这些是原本就应该有的。特别是分布式项目,很多都是自发自建以发电量为指标,投资回报和银行监管很紧张,之前地面电站粗放的行为发生变化。”锦浪日前承诺,在华东三省一市的项目出了问题 48小时内解决,解决不掉的,赔偿部分损失。

2015及以后:电站的反向管理奠定能源互联网基础


目前锦浪的产品线比较全,但还是以组串式为主。单相机用于民用市场,三相机用于工商业和大型地面电站。“这部分我们做到6kW-36kW中功率,单相0.7kW-5kw。2015年,我们会推出50kW的中功率并网逆变器。”王一鸣介绍说。

谈到未来的技术路线,王一鸣说:“对逆变器来讲我们不能只满足国内外的标准,我们内部有个更严格的指标,怎么样和电网互动,配合电网进行管理,以后电网是多种能源互联的方式,不论哪种能源,电网能源接入多样性是一个新的挑战。我们以前的各种产品都是各自为战,共同的语言都没有,最难点不在技术上,在于实现标准化。”

“风光并不矛盾,光强的时候,风一般不强,风强的时候往往在夜间,所以风光是非常好的互补,我们做了全球第一台风光一体的并网逆变器,一台机器,两个接口,另外的好处在于这两种电站不会同时发电,例如风和光总装机10kW的,只要装8kW左右逆变即可。”王一鸣称正在研究如何将风力逆变器所须的与电网互动能力运用于光伏逆变器上:“我们正在开发的业务分两块,第一块加强电站的反向管理,不仅是监控,对组件进行管理,同时增加一些防火和电站安全功能;另外我们加装电站的免费设计功能,帮助电站在初期设计阶段做到最合理设计。”

王一鸣在最后谈了对能源互联网的独到见解:“欧洲叫工业4。0,美国第三次工业革命,但结合到光伏电站,不外乎通过逆变器,将电站信息共享给其他人,另一方面接受外部信息影响自身工作,信息共享是双向的。可以将能源互联网看成真正的互联网,光伏和风力逆变器类似家用的电脑终端。互联网的价值在于共享,我们在积极的做工作。”

相关文章